您现在的位置:2020今晚码特开奖 > 教学资源 > 二中题库 > 正文内容

2019:当文学遇上直播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2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刘汀:直播——一种共享文学生活的可能性毫无疑问,我们已经身处一个网络时代,这个时代新事物的更迭几乎是成几何级数的。

  
 

   2019年,在很多依托网络而生的新玩法中,直播已成热度最高的一种:前有李佳琦、薇娅等人直播卖货,成交量屡屡攀高,后有成千上万的普通人开了抖音、快手等直播账号,对自己的日常生活进行无差别全网展示。

  
 

   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彻底网络化,在这种语境下,文学与直播的相遇不可避免,但二者之间天生存在着矛盾的因素:直播需要噱头,文学需要沉潜;直播强调即时性,文学崇尚时间的淘洗;直播是所见即所得,文学则需要想象和思考。

  
 

   然而,正是这种矛盾为文学造就了新的可能性。 这种可能并不指向文学作品的销量、影响力,而是指向我们文学生活的实现方式。

  
 

   在2019年,我参加了中国作家网的数次直播活动,有两次是直播改稿会,另两次是对某个话题的直播讨论。

  
 

   在更早之前,我在宣传自己的新书时,也多次有网络平台现场直播。

  
 

   就我个人观察,文学和直播的相遇,是人们文学生活方式改变的必然结果之一。

  
 

   文学直播借用了网络直播的便利性,它不谋求轰动效应,而是打破了此前的作家和读者(或者编辑和写作者)仅仅依靠文字做想象性交流的形式,变为一种特殊的直接对话。 在本质上,它提供的不再仅仅是“阅读”,还有“看见”,而此种“看见”最重要的并不一定是在观看的过程中获得某些醍醐灌顶的顿悟,或者获取急需的知识、技能,而是体验着一种身临其境的参与感和现场感。

  
 

   读者通过自己的手机,可以参与到文学创作活动的延续性活动,从一维的单纯阅读和二维的纸面、网络交流,晋升到三维的立体交流。

  
 

   而且,在同一个直播间中,天南海北的人们汇聚在一起,既是共享有关文学的智慧或审美,更是在同类之间寻找和辨认。

  
 

   它的意义在于,人们找到的不一定是有相同志趣的人,而是过着同一种文学生活的人。 在我参与的几次直播活动中,效果最好、参与度最高的明显是改稿会直播。 这种形式的文学直播有相当的针对性,而不是作家和批评家自己夸夸其谈,和听众毫无关系。 许多文学爱好者和写作者,需要一些同行给他们提出问题和可能性答案。 他们或者受制于有限的文学教育,或者囿于写作上缺少必要的指导,或者苦于自己的才华无人赏识,迫切需要一种具有一定标准意义上的人加以确认:写得好还是坏,好在哪里,坏在何处,如何改进,等等。

  
 

   不同于一般研讨会的发言,也不同于很多网上课堂对经典作品的解读,改稿会直播因为有着具体的、和参与者切身的文本分析,观看直播的人常常给出了热烈的反馈。 文学没有标准,审美各有趣味,但写作有自己的规律和基本要求,而且文学的发展和呈现毕竟不是个体的闭门造车,也需要更宏观和更具历史眼光的看待,这些或许是改稿会的必要性。

  
 

   其实,无论从哪个意义上,文学直播的效用都无需夸大,它不会因此就改变已经形成的文学状况,也不会让读者更远离文学。 人们对故事和文学审美的渴求,是生命总体性渴求的一部分。 在当今时代,特别是大城市空间里,这种渴求被分解为阅读、线上交流、线下分享会、网络直播等多种形式。 网络直播和其他方式一样,只是人们文学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,在不同的人那里,它占据的比重是不同的。

  
 

   相反,它对参与直播的作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
 

   一个特别善于舞弄文字的人,未必就能在镜头前侃侃而谈。 一旦被摄像头对准,作家就要从自己孤独的写作者身份中抽离出来,暂时扮演一个谈话者、讲演者,甚至表演者;而且,不能再过于沉浸在自我的世界,因为那些屏幕后的观众各式各样,因为“媒介即信息”。 好在人人都有选择权,看或者不看,播或者不播,都不影响你通过其他方式去参与文学生活。

  
 

   当文学遭遇直播,我们就获得了一种新的看待、对待文学的可能性。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魅力就在于,谁也无法预料到它的下一个爆点出在哪个领域,作为一个以文学为业的人,我更无法判断它对文学的影响究竟会怎样,但我确信,它的开放性有助于更多的人参与到文学生活中来,有助于形成一种保持各自审美性的文学共同体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